波爾多女強人Veronique Sanders

來自Pessace Leognon的波爾多葡萄酒有種異於他人的個性—一股自大地升起的微妙煙燻,藏進橡木和果味,形成了難以捉摸的層次感。這是我最喜愛的波爾多產區之一。

成立於17世紀,高柏麗庄園上的百年老葡萄藤(赤霞珠、梅洛、小味兒多,馬爾貝克和佳美娜)仍在鼓動波爾多的歷史能量;腳下古老的砂礫和貝殼化石,仍在酒中湧著獨特的味道。波爾多人對於「完美混調」的追求向來出名,但高柏麗庄園對於傳統的琢磨和思考,和對細節的一絲不苟,在中國高需求市場為波爾多帶來的壓力和誘惑前,顯得難能可貴。

02_ChÉteau vu des vignes

對我而言,這或許是高柏麗在波爾多品酒會中,總是特別出色的原因之一。高柏麗並不強勢,也不誇耀,它有種優雅而細緻的鎮靜(在我法國行中有人以女人味來形容),和一股沈著的深度,讓人幾乎察覺得到作酒人的風采。去年初我嚐到的一瓶2006年份,其香氣之迷人,竟讓我想不起其它80款列級酒的模樣。那魅力,在下個採收季把我帶到了高柏麗。

Veronique Sanders這次探訪,證實了葡萄酒背後的沈穩性格。常務董事 Veronique Sanders 是波爾多名紳 Daniel Sanders 的孫女。一瓶難忘的1945年份激發了Daniel 在1955年買下高柏麗的靈感;他著手修建戰後蕭條的庄園,贏回高柏麗的百年聲譽。後來,美國銀行家 Robert Wilmers 和妻子 Elizabeth 在1998年加入庄園,持續大力投資 Daniel 的遠見,並在 Daniel 退休後,指派其孫女 Veronique 為常務董事。

自從 Veronique 接管營運後,高柏麗葡萄酒的質量不斷穩健直上,並和奧比良酒庄 (Haut-Brion) 、史密斯拉菲酒庄 (Smith-Haut-Lafite) 同被羅伯·帕克譽為該產區的三大極品。不但如此,Veronique 也是全球頂級葡萄酒庄中極為罕見的女性管理者。她和酒庄同仁親切地接待我們,並分享她對業界的一些看法:

MP:作為一個女性,在波爾多名庄成長的經驗對妳有何影響?

Veronique:它塑造了我的性格!能在根深歷史、傳統和文化的同時,還能到處旅行、探索和學習世界的現況,是非常可貴的⋯

MP:妳不但周遊世界,還要親身管理酒庄營運,這又如何影響你對酒業的看法?

Veronique:要年復一年地創作出忠於風土、忠於年份的精釀,其中所需的環節整合是個非常大的挑戰。行旅全球也是酒庄的營運重點,因為我們必須對各國的文化、市場和期望有深度的了解。我們在旅行中結識了很多各個領域的朋友,他們熱愛一切、熱愛生活⋯ 非常有意思。

MP:您對亞洲市場的看法?

Veronique:高柏麗在亞洲已經巡迴了幾年,Ch‰teau Haut-Bailly - General Di rector Véronique Sanders (64)
我很慶幸能看到市場和葡萄酒愛好者的數量持續增長。每個市場都很獨特,有些地方已發展多年,有些則加速趕上。我們總是盡可能到更多的城市作拜訪,了解當地市場的變化。除了跟他們分享高柏麗葡萄酒,更重要的,是去學習他們的文化,以及他們對葡萄酒和美食的想法。

去年,羅伯·帕克在香港主持的期酒會 (Wine Future) 中,將高柏麗選為「非凡二十」 之一 (Magical 20) 。「非凡二十」包括了羅伯認為不但具有一級酒庄的質量、並將在亞洲大放異彩的二十款葡萄酒。我們深感榮幸(能成為其中一員),並已感受其對亞洲市場的正面影響。我們和業界朋友都目睹了亞洲葡萄酒愛好者的成熟化,尤其是中國的消費者,對頂級葡萄酒的眼界比以前更廣。

高柏麗對亞洲的出口量持續成長,但因為我們透過 Place de Bordeaux 作銷售,確切數字難以把握。對我們來說,出國拜訪各地合作夥伴–包括亞洲、歐洲和美國–並接待所有到庄園作客的葡萄酒愛好者,一直是我們營運的優先點。

MP:妳對亞洲葡萄酒業有何看法?

Veronique:感覺上似乎每個人都想搶一塊市場,從各個角度來看,亞洲市場之大,或許也能容納這所有人。但我想,外商不該太擔心來自鄰國產區的競爭,而該多注意中國本地產商驚人的成長速度。中國葡萄酒產業結合了亞洲和歐洲的精英,每年在本土新紮的葡萄藤無以計數。未來十年中,葡萄酒邊界將有許多變化;在新一代的葡萄酒產家和買家中,哪些人將帶領風騷,非常令人矚目。

MP:談談「風土」— 很多消費者以為這是勃艮第的概念;對於波爾多,他們認為重點在於酒莊和釀酒師的作風。妳覺得這種聯想有何缺失?

Veronique:「風土」在波爾多的重要性不下於勃艮第!所有上好的葡萄酒,都仰賴地形、氣候、表層土、下層土、人為干預及釀酒才賦等所有變因間的微妙和諧。在勃艮第,黑比諾是紅酒的單一品種,所以葡萄酒之間的差異可歸因於風土條件的不同。在波爾多,葡萄酒的風格取決於更複雜的條件,其中包括多品種的混合比例,也就是說,每個酒庄需要找到各品種和風土間的獨特和諧⋯ 但這並不表示,釀酒師在波爾多的重要性,高過於勃艮第的釀酒師。

VeroniqueSanders_AlexanderVanBeekMP:休·強生喜歡引用 Maurice Healy 的比喻來描述格拉夫 (Graves) 和梅多克 (Medoc) 的風格:「格拉夫和梅多克葡萄酒,就好像同一張照片印在雪面紙和亮面紙上。」你和你先生對這兩個波爾多產區的風格有何討論?(Veronique 的先生Alexander Van Beek負責管理梅多克的列級酒莊 Château Giscours 及 Château du Tertre)

Veronique:格拉夫和梅多克或許也可以用「陰」與「陽」的概念來比喻。想了解波爾多葡萄酒的全貌,對這「陰」與「陽」的體驗,缺一不可。我跟我老公之間,確實有許多討論和互相學​​習!

MP:妳如何定義高柏麗葡萄酒的風格?一般來說,它在陳年時的演化又是如何?

Veronique:高柏麗葡萄酒有很鮮明的風格,它著重在古典與摩登間的微妙結合,雅致、細膩、柔和中富有結構,絲滑的單寧感呼應著優雅而複雜的香氣。高柏麗有極佳的陳年潛力,給予複雜而豐郁的層次感,但不浮誇或鋒芒逼人。這些特性是我們庄園致力保存的自然風格。

MP:您認為高柏麗在過去20年的最佳年份有哪些?

Veronique:2009年和2010年是兩個絕妙的年份!這兩年份所產的上等葡萄酒是我們每年的夢想,也令我們聯想到上世紀的幾個傳奇年份,如1900年、1918年或1945年。這些年份的葡萄酒都展現了美妙的平衡口感和絕佳的陳年潛力。我自己也非常喜愛2008年份—非常優雅和女性化,尤其它柔滑的單寧是高柏麗葡萄酒的精髓之一。

MP:回過頭來看,妳所學到的三大經驗是什麼?

Veronique:

1. 每年從頭開始,永不安於現狀;

2. 期望未來。葡萄酒可以是精緻農業,也可以是前衛精藝:植根傳統,但也不斷挑戰慣性、展望下一步。保持自己的風格,絕不盲目跟風;

3. 葡萄酒是個能串連文明與文化的非凡門道。

MP:往前看,妳認為葡萄酒業會有如何演變?

Veronique:我們在各方面追求的精確度愈來愈高,因此技術面的發展將不斷進化;另外,當前信息的分享快速而無界,消費者對葡萄酒的了解會更詳盡、更靈通;最後,「一致性」將持續作為基準。

MP:您對亞洲人的口味有什麼認識?

Veronique:亞洲人的品嘗力,就像亞洲美食一樣多元。在旅行時我學到亞洲菜餚在香料、材料和烹飪上的豐富和多樣化。對我來說,亞洲品味和法國品味很相似— 都以傳統的方法和配方為榮,但卻不斷探究新東西;對質量和手工工藝也有積極尋求⋯ 我們這兩種文化都喜歡跟好友分享美食,當然,也包括了美酒!

MP:對於剛入門葡萄酒的亞洲朋友,你的建議是什麼?

Veronique:閱讀,品嘗,信任自己的品味。

MP:週日如何度過?

Veronique:對我來說,一個完美的星期天,是跟家人朋友分享美食,交換故事。若有機會,我也喜歡探索不同葡萄酒產區— 欣賞他們的葡萄酒、傳統、還有他們的個性!

Speak Your Mind

*
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