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目 The White Eyes

the white eyes

台灣地下樂團在紐約Webster Hall?聽到這消息時,才知道自己已下意識地等了好久。即便音樂有可能令人失望(這是我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偏見),搖滾精神喚來,支持前衛音樂第一。

在一個小時的等候中和幾個隨團的台灣媒體人閒聊。突然,昏暗中驚見高小高(主唱)全裸地翩翩走上舞台,平常見怪不怪的紐約觀眾掩不住半驚半喜的表情 — WOW,from Taiwan!定睛再看,原來是膚色緊身衣畫著乳房和下體。鼓聲撂開,體態纖弱的高小高坦蕩唱起,聲音明亮而自滿。雖然半數以上觀眾並不懂中文,卻被白目 (The White Eyes) 感染得情緒激昂。

白目的原創性和音樂性驚人,他們的能量潑灑而飽滿;如果將音樂視覺化,白目是整牆高低調顏色赤裸揮毫,站遠一看,卻異常動人而易解。在台灣長大的我,對白目的龐克精神感到彌足珍貴。記憶中的台灣人格是溫順、泛政治化、不喜衝突卻易受煩擾。台灣的音樂,多半是小歌小調或泛商業化。高小高的類赤裸,只是個開場白,其實是要撕破那層客氣和溫情,然後說得大膽而高分貝。無視他人眼光,也無視他人喜好,精神猛烈卻原創清新,白目的創作,帶著一股純潔的意味。

我們開始為下個台灣樂團掉汗:開場團這麼強,主打團壓力不小⋯ 「滅火器」是由四個實力堅強的重搖滾樂手組成,但老實說,他們讓我想起黑松汽水的廣告 — 感覺良好而容易朗朗上口。後來跟高小高聊起,才知道滅火器在台灣遠比白目知名。

白目和滅火器隔天一早將往Austin的SXSW Festival出發。我試著回想滅火器的音樂,他們的歌卻已隨當晚人潮散去;而白目所激發的能量,卻經久不移。

 

Speak Your Mind

*
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