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式菜vs葡萄酒渴遇之夜

週二晚上,紐約的唐人街比往常稀寥。這是我熟悉的街口,今晚它卻顯得非比尋常。 這是我在謝利·萊曼一個法國同事的慶生會(謝利·萊曼是全美最知名的酒商之一)— Caroline決定在裕利餐館開桌。裕利是個有游水生鮮的傳統南北菜館,不但消費不貴,而且歡迎客人帶酒入館。不用說,將近20位專業葡萄酒人,個個興致比壽星還高!這選酒的考慮點可多了:要能搭配中國菜卻不搶風頭;要能恭維壽星但因只是同事關係,不能選太貴的酒以免尷尬;最後,還要獨樹一格,以娛在場所有嗜酒者。 一入座,同事斟上1.5公升的Saumur Cremant de la Loire。我是在場唯一的東方人,除了熱烈捧場,也帶著看戲的興致,因此並不介入點菜。烤鴨夾薄餅、核桃蝦、左宗雞、清炒龍蝦連串出場⋯ 呦,這些同事還算懂吃。至於酒呢,確實是高潮迭起:

SL staff at Yee Li
裕利的菜色雖多,但偏快炒油炸和烤焗類,少有濃重燉煮,因此口味層次偏中輕。適合搭配中輕酒體、酸度偏高、果味層次感強而香氣明顯的酒款。酸度能去食物的油膩感,並使口內生津,對於搭配和菜較有節奏感;活潑的香氣和果味,則呼應桌上五花八門的風味。 大家似乎心有靈犀,在場的白葡萄酒比紅酒多,包括來自Loire 河谷或南非的Chenin Blanc,或Alsace及德國的Riesling;質感細緻的氣泡酒,或酸味果味平衡的玫瑰酒,更是今晚菜色的絕配。有位同事日前在拍賣會以平價標到布根地的 Corton Charlemagne 慷慨地帶了兩瓶,雖然一瓶帶有木塞味所以每人只能分嚐僅剩的另一瓶⋯ 哇,此白酒之濃郁香氣和層疊而來的奶油-香檸-白桃-堅果-蜂蜜味⋯,我呆瞪著眼前的酒杯,似乎全世界只剩下味覺全然活著。 紅酒搭配,可以著重來自新世界氣候較冷的產區,如紐西蘭或奧瑞岡的黑皮諾;也有人帶了義大利的紅氣泡酒 Lambrusco,和烤鴨薄餅、蔥爆牛肉一同下嚥,不能說這不是福氣。

Speak Your Mind

*


*